<ins id='pld50'></ins><fieldset id='pld50'></fieldset>
      <span id='pld50'></span>

      <acronym id='pld50'><em id='pld50'></em><td id='pld50'><div id='pld5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ld50'><big id='pld50'><big id='pld50'></big><legend id='pld5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pld50'><div id='pld50'><ins id='pld5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pld50'><strong id='pld5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tr id='pld50'><strong id='pld50'></strong><small id='pld50'></small><button id='pld50'></button><li id='pld50'><noscript id='pld50'><big id='pld50'></big><dt id='pld5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ld50'><table id='pld50'><blockquote id='pld50'><tbody id='pld5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ld50'></u><kbd id='pld50'><kbd id='pld50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pld50'></dl>
        3. <i id='pld50'></i>

          詭異相親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
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家庭教师视频_波多野结衣42部视频在线_波多野结衣Av高清

          崔曉曉命不好,模樣長得有些對不起觀眾,還一口四環素牙,轉眼三十多歲瞭,不曉得相親瞭多少次,還是沒有男朋友。

          這天,在朋友的撮合下,崔曉曉又要去相親瞭。因為相的次數實在太多,這次朋友隻給瞭她一個地址和約定的時間,便讓她自己去。這次相的男子叫金喜熊,選的約會地點也很特別,是當地最有特色的吸血鬼驛站餐廳,這個餐廳是喜歡搞怪惡作劇的年輕人常去的地方。

          到瞭餐廳,崔曉曉在服務員的引領下,來到訂好的包間,崔曉曉讓服務員把燈打開,服務員說,餐廳的規矩,就是不開燈,客人來齊瞭,會點上紅蠟燭。崔曉曉隻好坐在昏暗的包間等,哪知等瞭十幾分鐘,金喜熊還沒來,正在著急,一個女人大搖大擺走進來,崔曉曉提醒她說:這是訂好的包間,你走錯瞭!”

          進來的女人大吃一驚,問:你能看見我?”

          這叫什麼話?難道進來的不是人,是鬼?崔曉曉嚇瞭一跳!

          這時,進來的女人突然哈哈大笑,摘下假頭套,露出個大光頭,說:我就是搞行為藝術的金喜熊。

          崔曉曉很生氣:這不是耍人嗎?

          這時,服務員點燃兩根紅蠟燭,上好酒菜,崔曉曉因為不開心,一直沒說話,也不看金喜熊,金喜熊卻興致勃勃,不停地講吸血鬼的故事,越講越恐怖,最後,他突然湊近崔曉曉,說:你知道嗎?我長著和吸血鬼一樣的虎牙。崔曉曉抬頭一看,金喜熊正齜牙咧嘴,露出兩顆非常尖利的牙齒,崔曉曉害怕瞭,討好地朝金喜熊擠出一個假假的微笑。

          突然,金喜熊慘叫一聲:鬼呀!”起身沖出瞭包間,跑得比吸血鬼還快,一會就沒瞭影子。

          這叫咋回事呀?嫌我醜?你那個大光頭就好看瞭?哪有這樣作踐人的!一場相親讓崔曉曉吃瞭一肚皮氣,順帶還支付一筆不菲的餐費,她心裡火死瞭。

          走出餐廳,已是晚上十點來鐘瞭,崔曉曉坐上公交車,車上人比較多,突然,她看到金喜熊也在車上,裝成一個長發飄逸的女人,旁邊坐著一個面目清秀的女孩;

          崔曉曉越想越生氣,真想上前揪住金喜熊,給他兩記耳光。

          還有兩站就到終點瞭,車上的乘客陸續下瞭,就剩他們三個人,崔曉曉終於忍不住,走到金喜熊跟前,一把抓住金喜熊的頭發,說:還在裝女人啊?給我摘下來吧!”用力猛地一扯,隻聽一聲慘叫,崔曉曉使出瞭吃奶的勁,隻扯瞭金喜熊一把頭發在手上,金喜熊旁邊的那個女孩氣壞瞭,站起來推瞭崔曉曉一把,怒道:你怎麼亂抓人傢的頭發?”

          崔曉曉糊塗瞭,她明明親眼看見金喜熊摘下自己頭套的,怎麼這次就摘不下來瞭?難道他用強力膠把頭套粘在頭上瞭?

          這時,金喜熊停止叫喚,把身旁的女子拉到座位上,對崔曉曉說:你肯定把我當金喜熊瞭,我叫金喜虎,跟金喜熊是同胞兄弟。我一直蓄長發,金喜熊才用頭套的。崔曉曉這才知道認錯人瞭,便一個勁地向對方認錯,使勁賠著笑臉,哪知道,對方一句話也不說,突然大叫一聲:鬼呀!”跑到車門前,拍著車門,要司機趕緊停車開門。司機踩下剎車,回頭想看到底發生瞭什麼事,崔曉曉連忙走過來,擠出一個無奈的笑,正要跟司機解釋,哪知道司機跟著也大喊瞭一聲鬼呀,推開車門逃瞭下去。

          崔曉曉上上下下將自己打量好幾次,看不出和平常有什麼異樣,為什麼他們都說自己是鬼呢?難道自己被鬼纏上瞭,別人能看到,自己卻看不到?

          崔曉曉戰戰兢兢走下車,匆匆往傢的方向走,夜已經深瞭,她走的是小路,路燈非常昏暗,不見一個人影,這時,她身後突然傳來隱隱約約的腳步聲,下意識地回頭,卻連半個鬼影都沒看到。這時,她看到前方不遠處有個報亭還亮著小燈,趕緊走到報亭,看見裡面有個長發女人正在整理報刊,崔曉曉急促地敲著門,說:小姐,快幫幫我!”

          女人抬起頭,崔曉曉一下又愣住瞭:又是一個金喜熊!再一細看,真是個男的!有瞭剛才的教訓,她沒有大喊大叫,而是小心地問:金喜熊是你傢人吧?”

          這個人告訴崔曉曉,他叫金喜豹,跟金喜熊是同胞兄弟。

          崔曉曉跟金喜豹聊瞭一會兒,估計剛才跟著自己的那個人應該離開瞭,便離開報刊亭,向傢裡走去。終於走進自己傢的樓道瞭,沒想到二樓和三樓的燈都壞瞭,樓道裡漆黑一片,崔曉曉深一腳淺一腳地往樓上摸,剛挪到二樓半,身後突然傳來一聲低喝:站住,把錢包給我!”

          崔曉曉嚇壞瞭,慢慢轉過身,一邊顫抖著把錢包往強盜手裡遞,一邊說:大哥,我把錢都給你,你……”

          鬼呀!”強盜根本沒要錢包,慘叫一聲就跑掉瞭。

          自己真的被鬼跟上瞭?崔曉曉拖著雙腿進瞭傢門,誰知傢裡的保險絲又斷瞭,老爸正在換新的保險絲,崔曉曉松瞭一口氣,上前搖搖老爸的膀子,喊道:!”

          崔爸爸停止手上的活,看瞭女兒一眼,突然大叫一聲:鬼呀!”

          崔曉曉連忙使勁搖爸爸的手,說:爸,是我!”

          崔爸爸這才安靜下來,慢慢緩過神,說:死丫頭,這麼能鬧,你的牙到底怎麼瞭?發出那麼可怕的白光?”

          老爸這一問,崔曉曉恍然大悟,原來,她在網上買瞭瓶美國生產的洗牙液,抹上這種洗牙液,牙齒立刻就會變白,能遮住自己的四環素牙。今天去相親,她又塗瞭這種洗牙液,為瞭強化效果,比平時多塗瞭兩倍。沒想到塗得太多,這種洗牙液在幽暗的光線下發出瞭可怕的熒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