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bsta7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bsta7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bsta7'><strong id='bsta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fieldset id='bsta7'></fieldset>
        <acronym id='bsta7'><em id='bsta7'></em><td id='bsta7'><div id='bsta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sta7'><big id='bsta7'><big id='bsta7'></big><legend id='bsta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dl id='bsta7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bsta7'><strong id='bsta7'></strong><small id='bsta7'></small><button id='bsta7'></button><li id='bsta7'><noscript id='bsta7'><big id='bsta7'></big><dt id='bsta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sta7'><table id='bsta7'><blockquote id='bsta7'><tbody id='bsta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sta7'></u><kbd id='bsta7'><kbd id='bsta7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bsta7'><div id='bsta7'><ins id='bsta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bsta7'></span>

            回魂日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家庭教师视频_波多野结衣42部视频在线_波多野结衣Av高清

              民間流傳著活人離世下葬後的當天,他的靈魂會回傢看看,然後才跟隨黑白無常一起去到陰間。

              關於這種傳說我的傢鄉更是深信無比。

              小時候聽我姑媽講,姑夫走那天的回魂日,姑媽準備瞭一碗魚,一碗肉,一碗雞蛋後,姑夫來過卻啥也沒吃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信地問姑媽:“你怎麼知道姑夫來過瞭呢?”姑媽說:“她準備好瞭之後,就把堂前和房間的電燈都開亮著再睡覺的,可一醒來十點多鐘電燈全都熄滅瞭。她又起來開亮再去睡,結果天亮後電燈又全部都滅瞭。這不是他來過嗎?”姑媽怕我還會有疑問。又緊接著補充道:“而且那天沒停過電,大傢都沒有起來關燈哎,神吧?”

              我追問爸媽,真的那天會有魂回來嗎?他們不理會我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但回魂曰,在我心裡充滿瞭好奇和神秘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一年,我奶奶死瞭,那年我九歲。我緊跟著媽媽身後,看她為奶奶的回魂日準備什麼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一碗紅燒肉擺在桌子的前方,兩邊各放瞭豆腐和雞蛋,還有三雙篩子,三個位置上還放瞭三隻倒滿酒的懷子。

              我問媽媽:“為啥把肉放在前面?還要擺三雙筷子呢?”媽媽說:“平曰裡,你奶奶最喜歡吃紅燒肉瞭,隻要一生病,吃瞭紅燒肉病就好瞭。這次是她最後一次回傢,放在她前面,她容易吃到。那兩雙筷子是招待監差的。”“什麼是監差?”我又問。“你打破沙鍋問到底瞭,沒完沒瞭的。”媽媽甩給我一個難看的昨色,不在理會我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睡的房間和堂前隻隔一個門,隻要門開著直接就可以看桌子上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那晚,我下決心要偷偷地一探究竟。我把手電藏好,假裝先睡覺,等爸媽睡著瞭後,大約七點多鐘,我偷偷地起來把房門打開。然後趴在床沿上,我集中精神,堅著耳朵,連蒼蠅蚊子飛過的響動也不錯過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是點煤油燈燈全都是熄滅的,堂前的門是緊關著的,耳邊是爸媽有節奏的呼吸聲。

              好黑的夜晚,伸手不見五指,我一點睡意也沒有,我屏住呼吸聲,側耳細聽著堂前傳來的一切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大門口傳來瞭兩聲貓叫,接著又恢復瞭寂靜,鬧鐘敲瞭十聲響後,我便更加集中精力等待奶奶的鬼魂回傢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,有一種奇怪細微的唏唏索索聲從桌上傳來。雖說是疼我的奶奶,可想到是鬼魂,我的頭皮還是緊縮起來,我一動也不動,怕驚到奶奶。然後發現瞭我在偷看她那會怎麼樣?

              唏索聲略停後,又傳來筷子碰住碗的聲音,我確定後,趕緊打開手電朝桌子上照去。一隻大老鼠遭到光線的照射,驚慌失措地跳下桌子逃跑瞭。

              一切又恢復瞭寂靜,外面又傳來瞭幾聲像小孩在哭的貓叫聲,我感覺好像今夜真的有點怪異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敢走出房間去看,但依然不敢睡,我密切關註著桌子上的動靜。鬧鐘敲打瞭兩聲後,桌上又傳來砰砰聲,雖然響聲不大,但我還是確認是跳躍的聲音,緊接著傳來老鼠的嘰嘰叫聲。

              我再次打開手電猛地照向桌子,哇,兩隻大老鼠在搶吃紅燒肉,經我一照它們各自逃竄。

              一夜折騰,天也微亮瞭,我因為常時間趴著,感覺好累,終於有倦意,漸漸呼呼睡去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聽見媽媽在跟爸爸說,昨天我奶奶來過瞭,紅燒肉吃掉幾塊,還有一塊掉在桌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我好笑地說道:“不是奶奶來吃得,是老鼠偷吃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又胡言亂語,鬼魂是附在老鼠身上來的,不然給你看見還不把你嚇死。”啊!我無語,我對媽媽說的‘鬼理’又產生稀奇,看來這還真是剪不亂理還亂瞭。